72岁妇女踩4吋高跟鞋起舞‧击倒乳癌

阅读(820)
72岁妇女踩4吋高跟鞋起舞‧击倒乳癌(槟城)贝蒂在63岁时被确诊患上末期乳癌,当时她难以接受事实,直到家人开解才逐渐接受,并展开抗癌的漫长路途。家属与友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关怀与开导,让她更坚强地接受治疗。治疗期间,她仍踩着4吋的高跟鞋当众表演舞蹈,并充当患癌友人的辅导员,积极面对人生。72岁的贝蒂于2000年中秋佳节在病房中醒过来时,惊觉自己被确诊患上末期乳癌。当时她完全不能接受事实,激动地直斥不可能,并直指是医生误诊。直到她的外甥女跟她说:阿姨,现在是医生比较专业还是你?她才接受事实,并开始接受治疗。“还记得病发时,我的右乳房下方有红肿硬块。当我用手去弄它时,即流出浓血来,于是姐姐的女儿载我去医院检查。去到医院时我已昏了过去,清醒过来时身在病房内,才知道患上末期乳癌,医生已为我进行切除肿瘤手术。”忆起患乳癌的那段日子,贝蒂娓娓道来,出院不久就去癌症医院进行电疗。医生表示需进行34次的电疗,于是她有如学生去上课般,每週进行5次电疗,每次做3个机器,每次进行10分钟。电疗前独自去拜拜“第一次要去电疗前,我不想打扰亲友,于是独自搭巴士去观音亭、大伯公庙、关公庙等拜拜,祈求疗程顺利进行。当真正进行电疗时,我还是非常害怕,因为不懂治疗是怎样进行的。后来知道电疗就像烧东西般,才逐渐适应。化疗比电疗辛苦,庆幸我无需进行化疗,可是也有脱髮的现象。”她心有余悸地说,有次进行治疗后回家洗头,忘了遮掩电疗的部位,冒起水泡异常疼痛,于是立刻回到医院挂诊,结果被医生责骂,最后获得药膏涂抹,疼痛感才减少。“进行电疗的部位就好像烧焦,医生有吩咐过不能沾到水,我当时是因为一个多月都没有洗头髮,感到很黏腻,怎知洗头时却忽略了电疗的部位,沾到水那刻真的非常痛,还好涂了药膏后没那幺痛。”治疗期间,贝蒂每天服用75令吉的药物,以减轻治疗所引起的副作用。她说,吃药就如三餐,注意饮食也很重要,即使康复后也自动自发戒口。积极戒口多吃鱼肉“虽然医生没有叫戒口,可是身体是自己的,有责任照顾好。在治疗时期,海鲜、蛋、糯米等我都不敢碰,只是多吃鱼肉。初期还是会有想吃戒口的食物,但时间久了,即使是治疗好的5年后,看到虾和鸡肉都不敢,也不想吃了。”不过,她还是会去宴会,只是鸡肉或虾上桌时,她就自动走开,避免朋友吃、她没吃的尴尬场面。可是朋友们都谅解,当她走开被他人问起时,就会讲贝蒂上洗手间,并主动挟鱼肉与蔬菜给她。拥有一班好友的贝蒂,在治疗期间不像一些癌患只待在家里,她的节目多采多姿,时常被友人邀约出门。“朋友们都担心我在家胡思乱想闷坏,于是频密地找我出去跳舞、看戏或喝茶等。初期我拒绝他们,他们却有如接力赛般说服我出来,甚至从大老远到我家载我,让我拒绝不了,心里也很感动。”年轻时醉心舞蹈治疗期间照表演年轻时的贝蒂醉心于舞蹈,时常与三五知己组团跳舞参赛,夺奖无数,并时常受邀到各大酒店或庆典上表演。治疗期间,她也照常穿着4吋的高跟鞋表演,完全不受癌魔影响。贝蒂康复后有次受邀到接受治疗的医院演出,忘了本身曾是癌患的她一直觉得医院的名字很熟悉,却想不起原因,直到抵达现场时才恍然大悟,想起曾在那接受治疗。“癌症只是一种病,患病后千万不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是癌患而甚幺都不做,反而应该放鬆心情,如常人般积极地参与有益身心的活动,才能更健康地生活。切记,不要让脑控制身体,应该让身体控制脑。”逢週一表演舞蹈充当团友辅导员目前,贝蒂每逢週一晚上9时至12时都在莲花荷某饮食中心表演舞蹈。她说,其实表演是2天,即週一与週二,可是平常以巴士代步的她却不能待得太晚,只能依靠住在她家附近的友人载送回家,于是她只能在週一表演。“还好有朋友顺路载送我回家,不然我连週一的表演都不能去。在我们的舞蹈团当中,也有几个团友不幸患上癌症。由于我是当中最早患病的一个,所以时常充当辅导员开导他们,以本身的例子激励他们。”不曾害怕死亡打算死后焚化在进行专访的几天前,贝蒂的一个患癌朋友刚过世。她感叹地说,看着舞蹈团的团员一个个地走了,练舞表演时难免有所感触,但却不曾让她对死亡感到恐惧。“死其实不可怕,这是每个人都会面对的,只要勇敢地去面对它的到来,就不会恐惧。我已经跟外甥女交代,我死后就焚化,将骨灰撒向大海当作布施,回向我生前时常吃的鱼儿。”不曾感到孤独感谢家人朋友对于一直对她关怀备至的家人与朋友,贝蒂说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我非常感谢曾经给予照顾开导的朋友,他们总是很有爱心地给予照顾、关怀与开导,甚至不厌其烦地陆续约我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她说,最感激的人是她的外甥女,除了不曾间断地载送她来回医院接受治疗,连昂贵的医药费都是她缴付,甚至还买漂亮的衣服给她穿,每月又给她“口袋钱”花,真的让她很感动。“外甥女跟我说,不要问药物的价钱,叫我定时服药。我私下问过药房,获悉药价每月逾千元,但想到生病了就要吃药,不然就会让她白费心机,浪费买药的钱。真的很庆幸在抗癌的路途上有他们的陪伴,让我不曾感到孤独地面对疾病,并深深地感受到亲友的关怀是癌患面对疾病最大的信心与推动力。”Profile姓名:贝蒂年龄:72岁病症:末期乳癌治疗:切除手术、电疗及服用药物感想:不要让脑控制身体,应该让身体控制脑。患病后千万不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是癌患,应该放鬆心情,如常人般积极地参与有益身心的活动,才能更健康地活着。採访手记人生观很重要贝蒂主动要求在报馆进行访问,她说,那样她就可以趁机多运动,不用时常待在家里。对于她奇特的想法,我感到很欣赏,觉得很少老年的癌患会有这样积极的想法。闲聊中,贝蒂告知年轻时常遇劫,车子数次被人动手脚趁机敲诈,她却可将计就计地破解,并向敲诈者训话。她说,人很多时候都得靠自己去解决所面对的问题,旁人的协助算是一种“红利”(bonus)。就算解决的过程中不是很顺利,但可以解决问题已经很不错。我想,人生观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对于一个癌患。如果没有正面积极的人生观,试问要如何更坚强地面对疾病的侵袭,然后做出最好的一面反击?人可以很坚强,但也会很脆弱,尤其在病入膏肓时。/良医‧报导:雷淑贞‧2010.04.2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