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

阅读(897)
《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

本文作者为李志铭,原文标题:悬崖边的民主──从出版书业看民主退潮现象,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时间总是不断流逝、毫不犹豫地朝向未来奔驰,但人类社会的发展却并不总是一直在前进,有时也会经常停滞,甚至倒退!

近年来伴随着全球资本主义衰退、中国威权经济崛起,当民主体制愈来愈无法保证带动经济成长,反倒造成更严重的官僚贪汚、内部的阶级族群对立和社会贫富差距时,人们很快便会在焦躁中迷茫,进而开始质疑自上世纪九○年代以降,日裔美国学者法兰西斯.福山在其着作《历史的终结》所极力讚扬的「美式民主制度」是否必为建构理想幸福生活的唯一选项?或许选择一个不民主却能够让人民发大财的统治者其实也是挺好?

去年底(2018 年 11 月)选举投票结果令人意外(包括地方县市首长,以及有关性平教育、婚姻平权公投案的全面失利),几乎跌破所有我在脸书同温层那些知识分子和评论者的眼镜。尴尬的是,从此之后,我们就再也不能揶揄美国人选出川普了。

当你走进书店,眼尖的读者大概不难发现,人们对现代民主体制的种种不满、对时下政党菁英代议政治的不信任,俨然已汇聚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出版潮流,乃至有些着作更接连佔据了翻译类书畅销排行榜:其中主要包括美国《外交事务》杂誌(Foreign Affairs)前总编威廉.道布森(William J. Dobson)的《独裁者的进化:收编、分化、假民主》(2014 年)、美国新闻记者乔舒亚.科蓝兹克(Joshua Kurlantzick)的《民主在退潮:民主还会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吗?》(2015 年)、经济学教授布莱恩.卡普兰(Bryan Caplan)的《理性选民的神话:我们为什幺选出笨蛋?民主的悖论与疯狂》(2016 年)、政治学者杰森.布伦南(Jason Brennan)的《反民主:选票失能、理性失调,反思最神圣制度的狂乱与神话!》(2018 年),以及历史学者霍夫士达特(Richard Hofstadter)的《美国的反智传统:宗教、民主、商业与教育如何形塑美国人对知识的态度?》(2018 年)等。

《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

此处的故事从来无须费力编造,因为现实人生总比虚构(小说)更离奇、荒谬,难以捉摸,而且无法预测。

三个臭皮匠是否真能胜过一个诸葛亮?

「The fundamental cause of the trouble is that in the modern world the stupid are cocksure while the intelligent are full of doubt. Even those of the intelligent who believe that they have a nostrum are too individualistic to combine with other intelligent men from whom they differ on minor points.」(现代世界出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笨蛋都自信满满,知识分子却满腹怀疑。就算是那些觉得自己有好点子的知识分子,也老是浪费时间跟其他路线不同的知识份子争辩一些根本不重要的枝微末节意见分歧)。

回顾上世纪三十年代(1933 年)英国哲学家罗素(B. Russell)在〈愚蠢的胜利〉(The Triumph of Stupidity)一文中,针对当时纳粹德国的兴起所写的这段讽刺警句(该文收录于《Mortals and Others 罗素短论集》一书,可参阅志文出版社译本),即使放在八十多年后的现今台湾来看,竟也完全没有一丝违和的感觉。

《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

无独有偶,美国经济学教授布莱恩.卡普兰(Bryan Caplan)亦曾在《理性选民的神话:我们为什幺选出笨蛋?民主的悖论与疯狂》书中大兴感叹:美国民众中有太多民主基本教义派,迷信民主的完美,使选民偏见的影响力有增无减(作者认为投票结果经常被多数选民的偏见所决定,可能因此产生许多坏政策),大家宁愿相信非理性的群众决策,而不相信经济学家的专业能力。

另外,从政治哲学的角度出发,杰森.布伦南(Jason Brennan)则是透过《反民主:选票失能、理性失调,反思最神圣制度的狂乱与神话!》一书挑战古典民主理论,指出自由民主政治出现的许多治理危机,问题根源主要在于大众(选民)的「无知、不理性,与资讯错误」,他同时大肆批判民主制度的各个面向,认为所有制度设计都没办法达到理论家宣称的良好状态。

在这里,三个臭皮匠虽有可能(侥倖)胜过一个诸葛亮,但把所有臭皮匠凑在一起,却未必每次都能胜过一小群诸葛亮。

基本上,布伦南反对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普选原则。他认为传统民主制度的「齐头式平等」,不但违背了每个人的天生智力与后天知识皆存在巨大差异的根本事实,强行落实的结果只会让原本可以替社会做出最好、最正确决定的少数人,丧失了投票意愿,最终沦为知识菁英与无知庶民的双输局面。因此,他主张提高选举权门槛(意即选民必须通过某种测验才可以投票),并以某种修正版本的「知识菁英制」(epistocracy)来取代。简言之,也就是让那些能够获取更多的政治资讯,以及拥有更丰富的知识学养和判断能力较高的人,赋予其更大的决定权力。

值得玩味的是,儘管布伦南本人并不是一位保守反动的威权支持者,但他的书籍论点却刚好颇能迎合现今许多推崇菁英治国、抑或嚮往开明专制(比如传颂过去蒋经国时代如何勤政爱民)的保守群众的胃口。

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早在二十世纪四○年代末,英国作家乔治.欧威尔(George Orwell)即已透过《一九八四》这部小说来警告世人:自由是何等的珍贵和神圣,任何获得绝对权力的政府都是人类的威胁。

《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

举凡无所不在的电幕、监视器,背后皆有看不见的「老大哥」掌控媒体箝制言论,并对人民进行严密的思想监控与教育,让群众逐渐习惯放弃思考,继而成为顺民,有时还会利用蝇头小利让人捨弃某些自由(比如有新闻台替小吃店代付「收视费」却规定只能播放特定电视频道),甚至大量宣传假新闻以造成对方的社会分化与混乱,这岂不正预言了当今不断威吓压迫新疆人、香港人与台湾人的极权中国吗!

约莫同一时期,英国经济学家海耶克(F.A.Hayek)则以早年德国和苏联为借鑒,分析了当时的中央政府是如何一步步实施计画经济、进而对人民思想与生活各方面展开全面控制,致使最终走向极权主义道路,由此写下了他的划时代名着《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

对此,海耶克认为自由才是终极价值,而民主仅只是一种手段而非目的,且其本身绝不是一贯正确和可靠无疑的。

《思想坦克》民主危机涌起

诚如法国思想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在《社会契约论》(Du Contrat Social)一书指出,真正理想的民主制是难以实行的。因它需要太多严格的预设条件:比如人类的美德和睿智。而这两样东西,在任何时代都是稀罕物。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感到遗憾的是,环顾你我身旁,一般会花时间去阅读这些书籍、主动思考这些问题的人毕竟只是少数,这社会上大多数人每天主要仍是观看中天、TVBS 电视新闻,或是用 Line 群组传送长辈图来「吸收新知」。

话虽如此,儘管严峻的现实不容乐观,但随着中国近两年经济下滑、人民币贬值、失业率飙升,且对香港、新疆的自由容忍度变得愈来紧缩,甚至已经和美国走向全面对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