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法国的印太战略与东协的徬徨──2019香格里拉对

阅读(260)
《思想坦克》法国的印太战略与东协的徬徨──2019香格里拉对

本文作者为赖怡忠,原文标题:法国的印太战略与东协的徬徨──2019香格里拉对话观察(下),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自愿当大象脚下的小草

此次「香格里拉对话」除了预期的美中对抗外,东协国家的立场,以及部分欧洲强权与纽、澳等国的态度,也是观察焦点之一。

特别是去年针对美国印太战略中「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对东协的边缘化与可能带来撕裂的效果,去年任东协轮值主席国的新加坡为此提出「东协中心性 ASEAN Centrality」,要求各国的印太区域构想不仅必须尊重东协,还须将东协放在中心位置。

去年新加坡此举显然是担心「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不仅将东协排除在外,且担心未来印太区域的议程设定重点会向美日澳印四国倾斜,因此导致部分东协国家会希望自行加入「四方安全对话」,这个发展可能会带来东协的解体。

《思想坦克》法国的印太战略与东协的徬徨──2019香格里拉对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 5 月 31 日晚上的主题演讲就以美中对抗对东协的影响为主题反覆申述。他的「两只大象打架,底下的小草会遭殃;但两只大象如果是爱爱,底下的小草一样会遭殃」比喻,之后被每一个与会的东协国防部长在演讲中引用。东协国家变成美中对抗下的无奈承受者。这个逻辑的自然延伸,就是东协国家无意在美中选边。

李显龙总理演讲看似不愿在美中选边以维持中立与弹性,但演讲中更多是在指责美国的单边行动毁弃多边架构(WTO),还认为美国是因为担心中国追上美国所以才会出现贸易战、科技战等作为,并指出中国领导者面临的内部压力,特别是不能给内部感到中国领导者有对外示弱的压力,是中国会如此作为的主因。

如果李显龙总理的演讲能有效代表东协国家对目前美中情势的观点,那幺所谓的「东协中心性」就是毫无意义的。李显龙演讲中通篇很少提国际法,更没有普世价值,李显龙说新加坡是小国,因此双边谈判对其不利,希望强化多边机制,但李显龙的多边机制与区域秩序谈的就是有利于和平的秩序,没有其他的东西。但问题是,如果没有基于某种价值所建立的国际规範来支撑,多边机制对于小国是一样不利的。

这个(缺少)价值的认知差异,也显示在李显龙对于百年中国五四运动的认知。五四运动在李显龙的演讲中,是以爱国、捍卫主权为理解基础的。但五四对中国更大的影响反而是之后「德先生与赛先生」论战,对中国庶民文化的重新肯认,新语文运动出场,整个国家灵魂的意义被重新检视,更有一批人之后走向社会主义,并推动了共产主义在中国的接受与发展。

这些中国近代命运高度相关的争论与五四运动息息相关,只是这些都是牵涉到价值的讨论,不是如共产党宣称的爱国主义运动。但李显龙显然在演讲中採用的是现在「习(近平)共(产党)」的观点。

对价值的缺乏认知,也展现在李显龙总理认为美中争议的核心是缺少战略信任,而非存在根本的意识形态差异。美国强调自由开放的印太秩序,提到中国种种破坏这个秩序,无视这个价值的作为。当然东协国家可以将其视为是与中对抗的话术,是其起兵讨伐檄文的一环,但无法因此忽视美国的质疑。

如果李显龙总理演讲可以代表东协国家的看法,那幺这个对价值感受的缺乏,会使「东协中心性」缺乏可以对域外国家呼召的基础,毕竟这不是为捍卫某种价值,而是印太地缘战略与权力政治的一部分,「四方安全对话」,或是美、日、澳、越、印尼合作等,都具有轻易超越这个不具价值意涵「东协中心性」的潜力。

见诸两週后东协峰会对南海议题的态度与主张,延续这个避谈美中争论背后在价值与区域秩序的基本分歧,只从现实主义谈其与美中权力政治的距离远近,对于印太战略也没提出自己的主张。这样的东协只会持续被外界定义与推挤,无法产生自己对于区域议程的发言权。

法国防长宣布印太战略与南海承诺,使其成为这次会议的新高点

相较于美国为自己辩护,中国态度咄咄逼人,而东协国家普遍以大象下的小草自居,这次法国防长(Florence Parly)在香格里拉对话的说法是令人惊喜的新亮点。

《思想坦克》法国的印太战略与东协的徬徨──2019香格里拉对

因为法国在印太区域有一百六十万居民,在印度洋与太平洋都有重要领土,以及巨大的专属经济区,所以法国防长说法国就是个印太力量,不是域外力量。法国刚完成自己的印太战略,以及因为这个战略而产生的五大行动优先区,预计每年起码会有两次以上于南海展开巡弋。

有趣的是,防长预期法国内部,对于巡弋会有反对意见;也认为届时针对法国的巡弋,将会有令人生疑的海上行动。但是法国不会因此被吓到接受既存事实(fait accompli):因为国际法谴责(的行为),我们怎能纵容呢(what international law condemns, how can we condone?)。

除了明确提到法国每年会展开两次以上的南海巡航令人眼睛一亮外,法国防长对于开放与自由印太区域的欧洲承诺说得最清楚,认为这个承诺远超过所谓对欧洲的繁荣与贸易连结的关係,而是关乎(价值)的基本原则问题。

只是法国防长对于开放与自由区域秩序的强力捍卫,在最后被其宣称法国可以走自己的路,建构一个可以避免冲突但又能让法国自由发声的路径。与会者普遍不太相信这个路径可以找得出来。即便对于法国如何避免冲突的主张有疑虑,但法国展现的态度与立场是增加了法国在印太区域的战略信用。

总体来说,法国防长对于法国的印太战略主张与作为解释得相当清楚,其演讲牢牢扣住自由与开放的主题,对美中竞争赋予高度的价值意义。换句话说,法国不仅提到自己未来在南海会有更多行动,也认为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不是简单的强权斗争,而是不同世界观的国际秩序对垒。更指出法国是因支持开放的国际秩序而支持美国的主张。

法国的作为一方面给予美日澳等国强力支持,也让欧洲对印太区域的参与有了新的向度与较为实质的内容,甚至扭转了印太部分人士认为欧洲对亚洲的兴趣只是做生意,或是认定中国就代表亚洲的印象。值得关注的是,未来法国的参与会只是法国一国的作为,还是欧盟(或是北约)会藉由法国作为,展开欧洲多国力量的介入?

即便所费不赀,大家都还是积极去香格里拉朝圣拜拜

香格里拉对话更重要的场次不是在大会会场,而是在饭店其他室内展开的双边与多边防长对话。美日韩、美日、美日澳、中韩等都有防长对话。

特别是美中防长对话,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将其访越南行程缩短,以争取有更多时间与时任美国代理防长的夏纳汉(Patrick Shanahan)沟通对话。甚至有传言指出,夏纳汉当时给魏凤和一份违反联合国决议输送物资到北韩的各式照片集,包含经纬度地点、船舶名称、运送内容、时间的长度等,似乎是有意告诉中国,美国对于北京在北韩核武制裁说一套做一套的举措十分清楚。

《思想坦克》法国的印太战略与东协的徬徨──2019香格里拉对

说实在的,会场内大小官员如过江之鲫,在 reception 时旁边喝咖啡的往往就是某国的参谋总长、陆海军总司令、或是国防部政策局局长等官员。但这些人也多是来去匆匆,发表完自己的演讲后就不见蹤影,跑去旁边的小房间展开双边对谈。

这里面其实最大的赢家是地主国新加坡,因为几乎每位与会防长多会与新加坡展开对话,即便没什幺要解决的议题,聊聊区域情势与战略认知也很有帮助。这使得新加坡往往因此成为印太防卫议题的情报中心,

这也是为何所费不赀,有能力办多边国际会议还是会积极主办,因为能获取这方面的战略先机实在太重要了。

但与会除官员外,这也是与国际国安学者建立人际网络与人因情报的重要场域。获取的资讯内含量与既视感不是读文章或是学术会议可以相比,现场的国际情报或是战略八卦更是有趣至极。因此虽说大拜拜,但大家还是踊跃参与。因为现场的存在感不仅有助于自己对于某些事物的分析判断,是否参与也会被认为夹带有某种身分的认知,对于与其他国安外围学者(特别是情报员出身的学者)的交往能量会很有帮助。

最亟需情报挹注以强化国安能量的台湾,除了争取机会参与这样的会议外,如何透过主办会议使自己也成为区域情报讯息的交换中心,也是值得考虑的点。当人口是台湾四分之一,国家经济能量是台湾五分之一的斯洛伐克,也都每年不吝巨资主办 Globsec 会议,使自己成为中东欧战略情报讯息的中心时,我们对此就要更加重视了。

上一篇: 下一篇: